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投

2018-10-13 02:09
[剧 名]: 认识的妻子/아는 와이프
[播 送]: 韩国tvN
[类 型]: tvN水木剧
[首 播]: 2018年08月01日
[时 间]: 每周三、四晚间9点各播放一集
[接 档]: 金秘书为何这样
[导 演]: 李尚烨(购物王路易、Mr.Back、帝王之女守百香)
[编 剧]: 杨熙胜(举重妖精金福珠、Oh 我的鬼神君、高校处世王、越看越可爱)
[演 员]: 池城 韩志旼 张胜祖 姜汉娜 车学渊 金素拉 李有镇 李姃垠 朴元相 朴喜本 孙钟鹤 金秀珍 孔敏晶
[集 数]: 16集
[简 介]: 该剧讲述了因为一个选择而改变了现在的命运爱情故事。结婚5年的车柱赫和徐友珍因为预想不到的事情,命运发生了变化,在180度反转的现在以全新的面貌再次相遇而书写的奇幻罗曼史。

  第1集

  距离地球68光年的光谱型行星在即将消失之际,正在迅速虫洞化,对于如此迅速的消亡速度,天文界人士表示无比惊讶,不知这是否会影响地球与月球之间的引力问题,继而是否会引发海啸等灾害。的确,这世界上有许多奇怪的事情,比如我们的男主角车柱赫,此时就因为捡手机而引发了一场小车祸。车柱赫是一个入行六年的银行代理人,他已经与妻子结婚满五年了,在这数年的婚姻中,曾经的风花雪月都变成了柴米油盐,当然,还有那没日没夜的孩童啼哭声。就在十六个小时前,车柱赫与妻子又度过了一个焦虑的夜晚,幼小的孩子不停吵闹,夫妻俩谁都睡不安稳,导致起床晚了,等车柱赫来到公司时,早就迟到了,他只好假装端了一杯咖啡走进办公室。然而,尽管有同事尹钟厚打掩护,车柱赫的小聪明还是被上司卞成宇发现了,免不了被狠狠斥责了一顿,令车柱赫很没有面子。银行的现金流部门来了很多办业务的人,现金部便让贷款部帮忙,车柱赫吩咐手下的学徒金焕去接待客户,不料金焕因为不熟悉业务,导致兑换货币出了问题,而卞成宇将此事怪罪在了车柱赫头上,车柱赫只好独自一人去追刚才离开的客户,可妻子徐友珍却打电话让车柱赫去接孩子,车柱赫焦头烂额,这才在半路发生了车祸,也就是我们在开头看到的那一幕。万幸的是,车柱赫并无大碍,他在医院苏醒过来,忽然想起今天需要自己接孩子的事情,车柱赫顾不得休息,急冲冲地赶回家,迎来了徐友珍的痛骂和捶打,还被赶出了家门。车柱赫被这种生活折磨得近乎疯狂,他第一次想到了离婚,因为徐友珍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可爱女孩了,她的变化如此之大,不再娇羞可人,不再准备精致的宵夜,一旦有脾气就立刻爆炸,这样的徐友珍,令车柱赫无法再爱。第二天,车柱赫带着金焕向上司承认错误,上司罚二人出去发传单,他们只好无奈地站在阳光下,一张接一张地发送给路人。然而,路人们都不愿意要传单,车柱赫只好偷偷去办公楼发,谁知被保安拦住了。正当车柱赫与保安争得脸红脖子粗时,旧相识惠媛出现了。惠媛曾经暗恋过车柱赫,后来独自一人去了美国,如今俨然是一个大美女,她约车柱赫吃饭聊天,车柱赫的心不由得有些分神了。其实,惠媛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有名了,她是当之无愧的校花,令车柱赫也心驰神往,但惠媛的追求者和仰慕者太多了,车柱赫是很不起眼的那个。不过,车柱赫追求惠媛倒是很真心,惠媛便也曾约他一起看大提琴演奏会。车柱赫本来可以按时赴约,但因为中途见义勇为,帮助一个女学生揭发了咸猪手色狼,而耽误了与惠媛的约会,惠媛很生气,导致这段缘分泡了汤。然而,那个女学生就是徐友珍,就这样,车柱赫与徐友珍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第2集

  不知不觉中,车柱赫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回到了2006年,遇见了昔日女神惠媛,当车柱赫醒来时,看见徐友珍在家里忙忙碌碌,车柱赫怅然若失,原来回到过去不过是一场梦。车柱赫怀着复杂的心情去上班,他询问尹钟厚,是否有过“似梦非梦”的感觉呢?尹钟厚不以为然,这时,车柱赫突然发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条伤疤,他非常惊讶,可尹钟厚却表示,这伤疤一直都在车柱赫身上。徐友珍在一家美容院工作,可是却碰到了很刁钻的客户,客户一再要求调低温度,把徐友珍冻得直打喷嚏。不仅如此,徐友珍的母亲也让她不省心,母亲在邻居门口堆了很多垃圾,邻居便找徐友珍告状。徐友珍想扔掉母亲家里的废品,可母亲却说什么也不肯。更可怕的是,徐友珍发现母亲的记忆力出现问题,可能是老年痴呆。另一边,车柱赫因为急着下班买游戏机,私自给一名没带身份证的客户办了贷款,还偷偷用支行长的账号签署了同意。车柱赫回到家里,第一件事就是把游戏机藏起来,然后帮忙哄孩子。快要睡觉的时候,车柱赫谈起岳母以前常做的小菜,不知为何最近倒是不做了。徐友珍没有心思搭理丈夫,独自一人为了家事郁闷。而车柱赫趁着妻子睡着,偷偷地打游戏机,玩儿得不亦乐乎。第二天,银行在检查业务资料,车柱赫想起昨天私自为客户办理手续的事情,急忙冲出家门,去找客户要身份证复印件。可是,客户此时在开会,车柱赫只好混进去,拿到了身份证复印件。另一边,尹钟厚在银行里帮车柱赫拖延时间,故意将档案室的钥匙踢到了隐蔽的地方,但此事也还是被组长知晓了,组长为了惩罚车柱赫,禁止他此次参与职位晋升。徐友珍在家里打扫卫生,发现丈夫偷偷藏起来的游戏机,而心情不佳的车柱赫也回家了,夫妻俩爆发了一次大争吵,徐友珍认为丈夫没有资格玩游戏,车柱赫则怒气冲冲地表示,自己几乎把所有钱都花在了家庭方面,现在只不过是想买个游戏机,却被妻子训斥,比起在家,还不如在公司待着自在!失落的车柱赫来到好朋友家里吐苦水,他却惊讶地发现,好友的母亲明明逝世了,却还活在人世,车柱赫大吃一惊,他联想到自己的梦境,从前根本不存在的伤疤,感到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。车柱赫仔细回忆,自己应该是出了车祸后才不正常的,于是,他准备去事发地点一探究竟。车柱赫来到事发地点,通过了收费站,随着一道强光,车柱赫一阵眩晕,当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又回到了2006年,又一次遇到了女神惠媛,而惠媛再次提出了一起看演奏会。这一次,车柱赫依然在公交车上遇到了被色狼骚扰的徐友珍,不过有其他目击者为徐友珍出头,车柱赫便没有多管闲事,他认为自己会与徐友珍彻底错过了。车柱赫如约而至,与惠媛成功约会,而惠媛也对车柱赫袒露心声,甚至主动亲了车柱赫,然而,当他准备亲吻惠媛时,却突然惊醒过来,身边还睡着一个女子。车柱赫忐忑地看向女子的脸,发现那竟然是美丽的惠媛,看来,车柱赫通过改变过去,成功更改了人生。

  第3集

  车柱赫醒来后,发现身边熟睡的女子是惠媛,他心花怒放,难以置信,享受着美人在怀的美好感觉。而且,车柱赫还惊喜地发现,自己的新人生竟然住在豪华别墅里,到处都摆满了自己和惠媛的合照,还有梦寐以求的游戏机,惠媛还准备了丰盛的早餐,这一切都让车柱赫欣喜若狂,这简直是他梦想中的婚姻生活。车柱赫发觉自己竟然还有豪车,他迫不及待开车上班,来到银行后,同事们对他的态度都来了个大转弯,出乎意料地和善,令车柱赫受宠若惊。原来,车柱赫的岳父,也就是惠媛的父亲,是银行的超级VIP客户,也正因如此,银行上下才对车柱赫毕恭毕敬,车柱赫才能住上豪宅。不仅如此,车柱赫身边朋友们的状况也都发生了变化,有的朋友从已婚变成了未婚,还有的朋友从未婚变成了娶妻生子,这一切天翻地覆,令车柱赫唏嘘不已。唯一让车柱赫感到内疚的,便是自己的孩子们,不知他们在另一个时空过得还好吗?不过,当车柱赫回到家里,看见美若天仙的娇妻,就将烦恼和担忧忘得一干二净了。然而,有些缘分是命中注定的,车柱赫做梦也没想到,他落在便利店的手机,竟然被徐友珍意外捡到了,这个时空中的徐友珍,此时还是单身,她打扮时尚,容貌靓丽,与曾经的粗糙泼妇大不相同。遗憾的是,车柱赫与徐友珍巧妙地错过了,没有见到彼此。车柱赫现在的生活虽然十分富贵,但因为全是凭借岳父家的荣耀,导致车柱赫犹如倒插门一般,平时必须要以岳父岳母和妻子为重,反倒冷落了自己的家人,令父母和妹妹颇为不满。车柱赫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,他想带着妻子回去探望父母,可是惠媛却噘着嘴,她本来准备周末回娘家的。车柱赫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只好依着妻子的意思。惠媛现在是一名教师,这天,当她撑着伞在雨中行走时,忽然有一个阳光男生闯入惠媛的伞下躲雨,这男生高大英俊,是惠媛的学生。令车柱赫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银行里来了一个新员工,竟然就是徐友珍,这让车柱赫大跌眼镜,曾经那么邋遢的妻子,怎么会在另一个时空中如此出类拔萃呢?晚上,车柱赫泡在浴缸里,反复回忆着徐友珍的样子,他始终难以置信,彼此的命运明明已经错过了,怎么会再次重逢呢?徐友珍下班回家,无微不至地照顾妈妈,妈妈催促徐友珍快点结婚,可徐友珍并不着急,因为她总是做一个相同的梦,梦见一个无比熟悉的男子,可就是看不清男子的脸。徐友珍不知道,那个男子其实就是车柱赫,在另一个时空里,他们本应该结婚生子,结果却因为车柱赫的选择而改变了。

  第4集

  车柱赫每每在银行里见到徐友珍,都会紧张得如坐针毡,生怕被徐友珍认出来,而徐友珍在得知车柱赫是有妇之夫后,也很懂事地保持着距离。即便如此,车柱赫难免还会在工作中偷偷打量徐友珍,他感到匪夷所思,曾经那么彪悍的妻子,如今竟然也巧笑嫣然,对各种客户应对得井井有条,这还是那个熟悉的妻子吗?另一边,惠媛在学校里又遇见了那个大男生贤秀,贤秀开心地要请惠媛吃饭,可就在这时,一个活泼的女孩子跑过来挽住了贤秀的胳膊,惠媛便急冲冲地走开了。徐友珍在工作时遇到了一个蛮不讲理的客户,尽管她耐心解答,客户还是不依不饶,声称不会放过徐友珍。晚上加班时,银行为大家定咖啡,车柱赫仍然记得徐友珍的喜好,为她定了草莓饮料,令徐友珍十分惊讶。加班的时候,大家一起讨论着曾经遇到的奇葩客户,都对徐友珍表示很同情。徐友珍下班回家骑自行车,无意中撞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,正是车柱赫的妹妹珠恩。珠恩看着徐友珍,只觉得非常熟悉,一点儿也不像刚认识,两人相谈甚欢。晚上,徐友珍再次陷入梦境,她总是梦见那个熟悉的男人,自己仿佛与这个男人度过了很长的岁月,好像还生儿育女,可却怎么也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,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车柱赫思来想去,觉得无法和徐友珍在一起工作,便想调去其他银行。奇葩客户来到银行投诉徐友珍,逼迫徐友珍给自己鞠躬道歉,徐友珍无可奈何,只能照做。徐友珍虽然被奇葩客户教训了,但依然没有影响心情,她还笑着对车柱赫说道,自己对车柱赫的第一印象还不错,觉得很亲切,像是似曾相识的人。车柱赫愣住了,面对曾经的妻子,他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徐友珍骑自行车回家时,车柱赫便悄悄开车跟在后面,为她照亮。车柱赫的父母突然到访,老两口不敢进儿子的家门,车柱赫便大胆地带着父母回了家,可是当惠媛回来后,这一切就变得非常尴尬。车家父母看不惯儿媳妇生活奢侈,而惠媛本来就是富家千金,也瞧不起公公婆婆。惠媛想给公婆定酒店,彻底惹恼了车柱赫,车家父母见儿子如此为难,便赶紧离开,想去女儿那里住。父母离开后,车柱赫与惠媛爆发了激励的争吵,车柱赫虽然生气,但也很没有底气,毕竟现在的车子、房子都是岳父给的。惠媛越想越生气,干脆去酒店住了一晚,车柱赫在家里打游戏,感到非常惆怅。第二天,徐友珍在工作时又遇到了奇葩客户,客户飞扬跋扈,竟然肆意打人,徐友珍无法忍耐,亮出了功夫,将客户打倒在地,令同事们大跌眼镜。晚上,大家一起去KTV,车柱赫看着徐友珍的笑容,感伤又熟悉。

  第5集

  车柱赫偶然送徐友珍回家,徐友珍直勾勾地盯着车柱赫,感到无比熟悉。这时,患有老年痴呆的徐母走了出来,令人意外的是,徐母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车柱赫,直呼他是自己的女婿,还硬生生地把车柱赫拽进了家门。车柱赫有些尴尬地走进门,看见里面的陈设仍然和以前一样,徐母非常热情地拉着车柱赫的手,拿出了为他腌制的芥菜,令车柱赫不知所措。车柱赫心情复杂地往家走,他想起来,当徐友珍还是自己妻子的时候,曾经提过徐母的病情,可是自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,如今看来,是自己太粗心大意了。车柱赫拎着腌芥菜回了家,惠媛冷着脸,气呼呼地瞪着丈夫,还无比嫌弃车柱赫手里的芥菜,最后,直到车柱赫亲了惠媛的脸颊,两人才和好如初。另一边,徐友珍正在哄母亲睡觉,母亲患了老年痴呆,已经和小孩子一样,但却能说出车柱赫与徐友珍之间发生的往事,令徐友珍感到很荒唐。银行里,大家正在做演习,假装有歹徒来抢劫银行,然后做出一系列相应措施,这一次,大家完成得都很干净利落,令支行长很是满意。惠媛在健身房里锻炼,没想到竟然又遇见了贤秀,贤秀热情地帮助惠媛指导健身动作,他帅气清秀的脸庞令惠媛很是心动。健身结束后,贤秀还邀请惠媛一起吃饭,并且告诉她,自己和女朋友分手了,惠媛知道不应该与贤秀走的太近,但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。晚上,徐友珍骑自行车回家,车柱赫便开车跟在后面,没想到徐友珍不小心摔倒了,车柱赫便让她坐上了车。徐友珍眨巴着大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一切,询问着白天演习的细节,令车柱赫哭笑不得。此时,贤秀也送惠媛回了家,两人之间很是亲密。等车柱赫回了家,惠媛给他准备了牛排,可车柱赫不太喜欢吃,最后还是配着腌芥菜,才勉强入口。第二天,车柱赫送惠媛去上班,惠媛在副驾驶发现了徐友珍的名卡,车柱赫有些慌张,解释了一通,这时,贤秀给惠媛发信息,惠媛也脸颊绯红,这夫妻二人都藏着小心思。车柱赫在上班时,与徐友珍联手抓了一个电话诈骗犯,两人欢呼雀跃,感到立下一个大功。为了庆祝,徐友珍带着车柱赫来到一家小店,其实,车柱赫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,在另一个时空里,自己也经常陪徐友珍来这里吃东西。吃完饭后,外面下起了大雨,车柱赫和徐友珍顶着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,车柱赫望着徐友珍的笑容,不由得想起了彼此曾经度过的美好时光,是那么难以忘怀。车柱赫开车送徐友珍回家,徐母非要挽留车柱赫吃饭,车柱赫也没有推辞。这天晚上,徐友珍又梦见了那个熟悉的男人,她从梦中醒来,感到无比惆怅。

  第6集

  车柱赫的好朋友尹钟厚逐渐对徐友珍有了好感,这让车柱赫的心里酸溜溜的,不禁出言阻拦尹钟厚。徐友珍知道尹钟厚的心思,虽然认识不久,但感觉还算有趣,让徐友珍矛盾不已,到底要不要试着交往呢。第二天,徐友珍在半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女孩,因此迟到了一会儿,尹钟厚便给徐友珍发信息,让她藏好包包,再拿一个空纸杯进来。在尹钟厚的帮助下,徐友珍成功糊弄了领导,制造没有迟到的模样,二人的飞速发展却令车柱赫有些担心。然后,车柱赫便开始想方设法打扰尹钟厚与徐友珍的相处,令尹钟厚很是头疼。支行长今天的心情不大愉悦,处处挑剔员工们的毛病,令大家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哪里惹怒了上司。惠媛一如既往地在健身房锻炼,贤秀走过来,满脸笑容地询问惠媛,是不是在等自己。惠媛已经习惯了与贤秀的相处,但她为了避嫌,还是刻意与贤秀保持着距离。在地下停车场,贤秀竟然直白地对惠媛表达了爱慕之情,惠媛瞪大了眼睛,让贤秀找一个靠谱的同龄人,但贤秀却直言道,惠媛根本没有体会真正的爱,自己会做出改变的。贤秀开着豪车离开,他曾经告诉惠媛,这车是自己的,但其实却是上司的车,贤秀明明是个普通大学生,却在惠媛面前假装成富二代,因为他知道,惠媛是JK集团的独生女,只要成功钓到惠媛,自己就会成为有钱人。银行下班后,尹钟厚准备陪徐友珍一起骑自行车,可是他笨手笨脚,竟然没有徐友珍骑得灵活。尹钟厚与徐友珍来到珠恩的小吃店,徐友珍这才发现,珠恩竟然就是车柱赫的妹妹,大家围绕在一起吃饭,车柱赫冷着脸,他现在虽然有娇妻,但还是不想看着尹钟厚与徐友珍在一起。银行组织培训,尹钟厚在培训中遇到了众多前女友,他只好红着脸跟徐友珍解释,自己和这些女人只不过是逢场作戏。车柱赫陪着岳父一家去打高尔夫球,可是他一直想着徐友珍的事情,导致心不在焉,岳父对他难免有些不满。车柱赫打完高尔夫,便来到珠恩的小店吃饭,成天陪着惠媛吃牛排,车柱赫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。徐友珍告诉尹钟厚,自己的母亲患了老年痴呆,一直由家里的阿姨看护着。这时,两人忽然发现,车柱赫竟然追来了,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。车柱赫在与徐友珍聊天的过程中,越发感到自己从前对妻子实在太不理解了,车柱赫回忆起来,以前哪怕是岳父的忌日,自己也忙于工作,没有回家陪妻子,现在想来,都是自己对徐友珍照顾不周,不是妻子变成了怪物,是自己让妻子变成了怪物。

  第7集

  惠媛来到银行,无意中看见车柱赫和徐友珍在一起,惠媛的眼神变得冰冷,感到不大对劲。徐玉珍告诉恩珠,尹钟厚向自己表白了,可是自己喜欢的却另有其人。恩珠笑着调侃徐友珍,却怎么也想不到,徐友珍喜欢上了车柱赫。第二天,徐友珍起床晚了,一路小跑去上班,车柱赫早就等在门口,询问徐友珍,昨晚有没有被惠媛吓到。徐友珍故作轻松地撩着头发,表示自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在上班的时候,徐友珍接到了家中阿姨的电话,得知妈妈竟然失踪了。徐友珍赶紧回家,四处找人。令人意外的是,徐母竟然拿着自己做的小银鱼来到了银行,指名道姓要找自己的女婿。车柱赫看见徐母,不由得大吃一惊,银行上下见徐母唤车柱赫为女婿,都以为这就是惠媛的母亲,支行长等人对待徐母都格外殷勤。车柱赫百口莫辩,不知道怎么解释,赶紧把徐母推出门,开车送她回家。在回去的路上,徐母喋喋不休,在这个老年痴呆女人的记忆里,竟然还保留着另一个时空的记忆,记得所有与车柱赫有关的事情。车开到半路,徐母嚷着要吃冰淇淋,车柱赫耐心陪伴,这时,徐友珍才赶过来,一头雾水地看着母亲与车柱赫。安顿好徐母后,车柱赫便与徐友珍一同回去上班。而惠媛在校园里又遇到了贤秀,贤秀欲擒故纵,故意对惠媛不理不睬,以此勾起了惠媛的兴趣。尹钟厚还是继续追求徐友珍,想方设法找机会与徐友珍独处。徐友珍眨巴着大眼睛,询问尹钟厚,到底喜欢自己什么。尹钟厚笑着回答,自己就是喜欢徐友珍大大咧咧的性格。出乎意料的是,徐友珍竟然爽快答应,决定和尹钟厚交往试一试。徐友珍和尹钟厚告诉恩珠等人,彼此已经开始恋爱了,车柱赫听着,犹如芒刺在背,坐立不安。这天晚上,车柱赫回忆着与徐友珍曾经读过的点点滴滴,自己曾陪伴她走过那么长的时光,可事到如今,竟然把她弄丢了,可是,也正因为错过了徐友珍,车柱赫才能娶到惠媛,才能拥有豪宅和美妻,看来命运真是很公平,鱼和熊掌,从来不会兼得。车柱赫带着惠媛,与珠恩一家还有徐友珍、尹钟厚一起去山庄玩耍,谁知惠媛从小娇生惯养,不习惯山庄的粗糙环境,与珠恩等人相处得并不愉快,车柱赫左右为难,只能出去买东西,躲一躲女人的口舌之争。车柱赫购物回来,大家忙得团团转,唯有惠媛独自一人悠闲地等着,什么也不做。这晚,大家吃完饭后,徐友珍却在夜里高烧生病,大家七手八脚将她送到医院,才有所好转。经过这些事情,车柱赫终于意识到徐友珍的重要性,他焦急地寻找2006年的硬币,想回到从前。

  第8集

  车柱赫费尽周折,终于找到了一枚2006年的硬币,他很想通过那个神奇的收费站回到原来的时空,但却发现一切只是徒劳,车柱赫连忙跑到地铁里面,去寻找当初疯疯癫癫的大叔,以寻求回到过去的办法。大叔对车柱赫很是不屑一顾,他告诉车柱赫,错误逆行的命运也是命运,还是爷们一些,祝徐友珍幸福吧。事到如今,车柱赫只能认命,他起大早为惠媛准备爱心早餐,想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。另一边,徐友珍一如既往准备出门上班,谁知尹钟厚早已在门口等着接心上人,徐友珍便与尹钟厚高高兴兴一起上班。惠媛去健身房锻炼,却早也没有见到贤秀,惠媛心中满是失落。副行长来到支行暗访,多亏支行早早就听到了风声,员工们的工作态度都热情高涨,令副行长非常满意。正当大家忙着招呼副行长的时候,银行里来了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士,只有徐友珍礼貌关怀地为女士办业务,女士点头微笑。第二天,副行长正式来到支行,大家大跌眼镜,原来昨天西装革履的人并不是副行长,而是那个朴素的女士。由于徐友珍的热情接待,真正的副行长对她十分赞许,对支行的印象也大大提升。徐友珍因为准备父亲忌日而请假,车柱赫不禁想起来,以前每到岳父的忌日时,自己总是忙于工作,或者应酬上司而无法脱身,现在看来,那时的自己的确是很过分。晚上下班后,车柱赫来到徐友珍家门口,他放下礼品,喃喃自语,希望能稍微弥补一些。车柱赫离开后没走多远,忽然遇到了泪流满面的徐友珍,原来,徐母又走丢了,徐友珍非常担心。车柱赫陪伴徐友珍去报警,惠媛打来电话询问老公为何还不回家,车柱赫只能随便编了个谎言,搪塞过去。这晚,车柱赫一直陪徐友珍在警察局等候消息,还在SNS上发布寻人的帖子,果然有人反馈,称看见过徐母。最后,两人终于在免费供应食物的发放处找到了徐母,原来,徐母是来做义工的,徐友珍抱住母亲,哭红了眼睛。徐友珍告诉车柱赫,以前爸爸在世的时候,妈妈经常会与父亲一起做义工,所以,这次才走到了免费发放食物的地方。徐友珍非常感谢车柱赫,如果没有他,自己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妈妈。车柱赫心里五味杂陈,他很后悔,以前为什么没有对徐友珍更好一点。车柱赫忙了很久,终于回家,惠媛冷着脸告诉丈夫,周末要去打高尔夫球。惠媛察觉到老公的情绪不对,便偷着去看了行车记录仪,发现老公撒了谎,其实一直和徐友珍在一起。

  第9集

  惠媛发现车柱赫撒谎骗自己,便气冲冲地要去找徐友珍算账,车柱赫只好说出实情,自己是帮徐友珍寻找老年痴呆的母亲了。惠媛大吵大闹,十分不理解,怀疑车柱赫与徐友珍出轨了。车柱赫再三解释,可惠媛还是愤怒地冲出了门,她无处宣泄情绪,便只好找贤秀出来喝酒聊天。惠媛醉醺醺地回了家,便在网上发布了帖子,宣称徐友珍专门勾引男人。尹钟厚来接徐友珍上班,惊讶地发现徐友珍买了车,于是,两人一路开车去上班,可徐友珍的车技实在不行,令尹钟厚感到心惊肉跳。两人好不容易到了银行,却得知有人在网上攻击徐友珍,尹钟厚很是为徐友珍打抱不平,车柱赫也感到不公。车柱赫给惠媛打电话,惠媛知道自己昨天在醉酒的情况下闯了祸,赶紧否认,声称自己并不知晓有人发帖子的事情。不过,帖子的热度持续升温,网友们不知真相,还跟着一起谩骂徐友珍,甚至有人发出了徐友珍所在银行的职工合照,事情越闹越大,徐友珍刚开始还没当回事,事到如今,她发觉自己必须赶紧出击了。惠媛与贤秀的关系逐渐密切,两人甚至一起去逛街,惠媛还为贤秀买了运动服。另一边,徐友珍已经去警局报案了,惠媛从车柱赫口中得知此事,不由得大吃一惊,十分惊恐,她想赶紧删除帖子,可是手机系统端却崩溃了,贤秀不由分说,便拉着惠媛准备去网吧。两人忙不迭赶到网吧,终于删除了帖子,惠媛这才松了一口气,而徐友珍那边也不了了之。尽管如此,车柱赫还是没有怀疑惠媛,恩珠听说了这件事,感到很愤怒,她了解徐友珍,绝对不是那种勾引他人的女人。这时,徐友珍接到了警察的电话,得知发帖子的人是惠媛,徐友珍惊呆了,碍于车柱赫的面子,徐友珍没有继续追究。另一边,车柱赫越想越不对劲,便主动给警察打电话询问,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车柱赫感到很不可思议,惠媛竟然变成了如此不可理喻的模样。车柱赫非常内疚,他去向徐友珍道歉,毕竟是因为自己,惠媛才对徐友珍产生了深深的误会。车柱赫接到了妹妹的电话,得知母亲的腰需要做手术,车柱赫责怪恩珠没有早些说,撂下电话后便急着赶往医院。车柱赫与惠媛一起去医院探望,惠媛心思不在婆婆身上,当她离开后,车柱赫才发现,徐母竟然也在这里住院,两个老太太一见如故,打牌玩儿得很开心。

  第10集

  夜深人静,徐母已经沉沉入睡,可徐友珍却睡意全无,她回忆着与车柱赫相处的一点一滴,感到是那么熟悉,仿佛彼此早就相识相爱,可他却明明是有妇之夫,自己怎能迈过那道屏障呢。而另一边,车柱赫也是辗转反侧,他一边拥有惠媛这样的娇妻,可一边又无法放下徐友珍,真是矛盾重重。徐母即将出院,徐友珍带着母亲来和车母打招呼,车母非常喜欢徐友珍,笑容满面。徐友珍开车带母亲回家,由于她的车技太差,一路上惊险不断,徐母心惊胆战,嚷嚷着要打出租车,母女俩非常搞笑。车柱赫一直在医院陪伴母亲,谁知惠媛打电话来催促,车柱赫很是反感,在这个关键时刻,妻子没有问候岳母的手术情况,实在不孝。为此,车柱赫特意与惠媛爆发了一场争吵,并提及在网络上抹黑徐友珍的事情,夫妻俩的战争一触即发,惠媛气鼓鼓地夺门而出。可想而知,惠媛离开后,便去找贤秀吐苦水,只留车柱赫一人在家里郁闷。车柱赫给妹妹打电话,努力强颜欢笑,却还是被珠恩察觉到了。第二天,在银行里,女同事们怀疑尹钟厚有了女朋友,当她们惊讶地发现尹钟厚总是联系徐友珍时,不免大吃一惊,这种办公室恋情无疑是爆炸性新闻,引得大家议论纷纷。等到车柱赫去上班后,惠媛才回了家,她看着自己的婚纱照,叹了一口气,她对这份婚姻已经绝望了,便给车柱赫留下了离婚申请书。车柱赫得知妻子要离婚,不禁吃惊又担忧,他将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,恩珠很支持哥哥离婚,她认为哥哥和惠媛压根儿就不是一类人,徐友珍和尹钟厚不便掺和,只能沉默不语。车柱赫借酒消愁,郁闷地给惠媛打电话,谁知却无法接听。车柱赫非常无奈,只能和尹钟厚一起睡,挤在小小的房间里。惠媛的父亲约车柱赫见面吃饭,还为他带来一个大客户,希望车柱赫帮忙。车柱赫这才知道,惠媛还没有将离婚的事情说给岳父。尹钟厚带着徐友珍回家,车柱赫也暂住在这里,徐友珍便下厨大展身手,做了意大利面。在吃饭的时候,徐友珍再次对车柱赫充满了熟悉感,她的心里充满了疑惑。贤秀继续与惠媛保持来往,装成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。当贤秀在地下车库做兼职的时候,还和同伴大肆谈论惠媛,言语十分轻蔑,巧合的是,惠媛此时正在地下车库,听到了贤秀的话,她气急败坏地打了贤秀,然后转身离开。惠媛越想越气,便向商场举报,称贤秀经常开顾客的车出去。另一边,车柱赫和徐友珍等人在跑马拉松,徐友珍听说有个男人晕倒了,还以为是车柱赫,急冲冲返回去,车柱赫看见徐友珍这个样子,心中满是感动。

  第11集

  静谧的夜晚,徐友珍终于告诉车柱赫,自己明白不应该与有妇之夫纠缠不清,但是不知为何,自己对车柱赫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亲切感和熟悉感,总是觉得车柱赫不是外人,更是难以离开他。车柱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徐友珍倒是十分大胆,一把将车柱赫拽到身边,吻了他的唇。车柱赫回过神来,仓皇离开,徐友珍独自一人失落地坐在地上。第二天,当车柱赫与徐友珍在银行见到彼此时,不免都有些尴尬,尹钟厚倒是丝毫没有察觉,还在笑着与徐友珍套近乎。下班后,尹钟厚依然带着徐友珍到处吃吃喝喝,徐友珍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,她思来想去,决定还是坦诚地表明,自己不能再与尹钟厚交往了。尹钟厚心里虽然很难过,但表面还是做出一副大咧咧的模样,强颜欢笑。尹钟厚愁眉苦脸地向好朋友们吐苦水,称徐友珍已经有了更喜欢的人。车柱赫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不敢发表什么言论,只能轻轻拍着尹钟厚的背。郁闷之余,几个男人干脆来到了夜店,想借酒消愁。另一边,徐友珍正在和恩珠跑步,她倾诉着自己的苦闷,敏感的恩珠察觉到,徐友珍恐怕是喜欢上了车柱赫。尹钟厚尽管伤心,但还是不得不去上班,他还非常爽快地告诉大家,自己与徐友珍已经分手了,令员工们一片哗然。车柱赫私下里找到徐友珍,希望她不要和尹钟厚分手,可是徐友珍已经打定了主意。可是,这两人万万没想到,这番话已经被尹钟厚听见了。惠媛在外出时又遇到了贤秀,此时此刻,贤秀正在被一个女人刁难,称贤秀在洗车时划坏了自己的车辆。惠媛看不下去,便上前帮忙,拿出一张大额支票,便解了围,令贤秀感激不已。另一边,尹钟厚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,竟然趁着下班无人时,狠狠地打了车柱赫一拳,车柱赫心中愧疚,但却百口莫辩。尹钟厚虽然很生气,但是出于友情,他还是没忍心赶走无家可归的车柱赫,仍然将人收留在家里,只是处处冷着脸,不搭理车柱赫。贤秀主动找到了惠媛,他提出愿意偿还惠媛今天拿出的钱,更要重新做人。车柱赫觉得对不起好朋友,又无法面对徐友珍,他决定自请调去乡下的支行,尹钟厚无意得知这个消息,心里也很不好受。这晚,徐友珍再次梦见了熟悉的场景,不同的是,这一次,她终于在梦中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,正是车柱赫!徐友珍惊讶地醒来,她搞不明白,这个梦境怎么会如此真实,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一样。疑惑的徐友珍便将车柱赫喊出来见面,车柱赫告诉她,彼此曾经是夫妻。

  第12集

  车柱赫终于告诉徐友珍,彼此曾经结过婚,是一对夫妻。徐友珍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,车柱赫无奈地笑了笑,他也知道,这一切太过于荒唐,但却是真实的。然后,车柱赫讲述了彼此相识相爱,走进婚姻殿堂的过程,描述了后来越来越糟糕的婚姻生活,以及自己是如何穿越的,一一说了个遍。可尽管如此,徐友珍还是无法相信,以为车柱赫是看多了科幻片。徐友珍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家,她询问妈妈,是否知道车柱赫的事情。徐母握住女儿的手,开导女儿不要恨车柱赫,毕竟他也曾经为这个家付出许多。夜色渐深,徐母已经入睡,徐友珍独自回忆着第一次见到车柱赫的情景,她开始逐渐相信,车柱赫所言不虚。于是,徐友珍找到车柱赫,她表示会相信车柱赫所说的一切,不过她更想知道的是,车柱赫为什么要穿越时空,为什么选择放弃自己?车柱赫说了实话,自己很害怕妻子的变化,不愿与她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,不过现在回头想想,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,如果自己能够多关心徐友珍,妻子就不会变得暴躁易怒。现在看来,车柱赫终于承认,是自己毁了一切。为了表示歉意,车柱赫跪下来请求徐友珍原谅,徐友珍没有急着原谅他,而是让车柱赫在自己身边,慢慢补偿。于是,车柱赫决定对徐友珍进行第二次表白,重新走一遍二人的约会之路,将错过的感情弥补回来。车柱赫带着徐友珍来到两人第一次约会的沙滩,徐友珍对这里毫无印象,她从车柱赫口中听着两人曾经相处的细节,感到非常好笑。正当车柱赫开心得不亦乐乎时,突然传来一个坏消息,惠媛的父亲介绍给车柱赫的大客户,其实是一个骗子,当支行给此人放款之后,此人的公司便传出破产的消息,而这个所谓的“大客户”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车柱赫大惊失色,连忙给惠媛父亲打电话,但是惠媛父亲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称自己也是被骗者,这下子,支行上下人心惶惶,损失不言而喻。徐友珍宽慰车柱赫,不要太自责了,而尹钟厚也在帮忙查找线索,发现骗子提供的资料很有可能都是假的。车柱赫通过仔细查看,发觉骗子与惠媛父亲之间有渊源,于是,他带着重重疑问去找这位岳父大人。惠媛父亲果断地承认了一切,原来,他是为了包庇JK的一家空壳公司,才密谋了这一切,现在,惠媛父亲警告车柱赫不要多管闲事,只要装作一切都是意外,这责任自然会由支行长来承担。车柱赫非常懊恼,不知该怎么办,他多么希望能够回到过去,那样的话,一切就都不会发生。郁闷的车柱赫去地铁里找到流浪老头,老头扔过来一份报纸,暗示车柱赫可以在今天穿越回去。令人意外的是,车柱赫拒绝了老头的好意,他不想再做一个逃避者,而是想在这个时空里,勇敢承担起自己应付的责任。

  第13集

  黑洞又一次来临,这一次,车柱赫与徐友珍一起穿越到了2006年,徐友珍惊讶地发现,此时此刻,父亲还没有因为意外而去世,她赶紧跑到机场,阻止父亲出差。做完这些,徐友珍去找车柱赫,没想到两人却在半路遇到一起车祸,当徐友珍清醒过来后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2018年,得知父亲在三年前病故了,但母亲不再老年痴呆,而是销售界的女强人。徐友珍发觉自己回到2006年改变了命运,发生了巨变。徐友珍又跑到了银行,得知车柱赫已经休假两个月,无人知晓去向。此时此刻,车柱赫正在野外露营,他知道家人们都在寻找自己,但却只是听了听语音,也从不回复。一直等到休假结束后,车柱赫才返回大家的视野,照常工作生活。车柱赫又遇到了流浪大叔,只不过,大叔这一次不再是流浪汉的身份,而是一个出租车司机。车柱赫好奇地询问大叔,为何自己能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呢?大叔不紧不慢地回答道,因为车柱赫改变现状的愿望十分迫切,也只有让车柱赫体会到另一种命运,才能让他意识到身边人的可贵。大叔继续说道,这世上有许多人,想尝试自己没有走过的路,但却没有想过,那另一条路,也许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。说来也巧,车柱赫下了出租车,便看见了徐友珍,于是,车柱赫便一路跟在徐友珍后面,直到目送她进了家门。正在这时,徐母下班回家,她此时已经不认识车柱赫了,车柱赫看见徐母很健康的模样,不禁也吃了一惊。徐母一直在做销售,她遇见了车柱赫,便也不肯放过这个客户,忙不迭开始给车柱赫推荐乳霜,车柱赫见到昔日的岳母,也觉得分外亲切,不由分说便订了一套护肤品,令徐母大加赞叹。第二天,车柱赫便在银行里遇见了徐友珍,两人相视一笑,彼此都知道又改变了一遭命运,如今,车柱赫与惠媛算是彻底错过了,仍然是未婚。车柱赫让尹钟厚帮忙处理业务,但尹钟厚却忙中出错,导致转账错误。于是,车柱赫便和尹钟厚主动去找顾客,在他们的再三围堵下,终于成功追回了错误转出去的钱款。徐友珍去找恩珠,在这个焕然一新的时空中,恩珠并不认识徐友珍,但是,徐友珍知道,自己会和恩珠成为很好朋友。

  第14集

  徐友珍如愿以偿地调到了车柱赫所在的支行,她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,心中很是激动,徐友珍知道,尽管大家如今已经不认得自己,但彼此以后一定会成为好同事,就像以前一样。可是,车柱赫却有些紧张,他甚至想被调到其他支行。可徐友珍却非常坚持,她的心始终向着车柱赫,从未改变过。徐友珍在工作中得心应手,令同事们都很吃惊,觉得徐友珍好像曾经做过这些工作一样。尹钟厚向车柱赫感慨徐友珍的神奇之处,车柱赫当然知道其中的关窍,他对此不以为然。中午,车柱赫出去吃米肠汤,徐友珍也迫不及待地跟着追了出去,与车柱赫一起吃饭,还亲近地用勺子喂他。因为命运被改变,在2006年的那天,车柱赫与惠媛并没有相见,所以在12年后,他们仍然是普通朋友。这天,惠媛与车柱赫偶遇,他们在咖啡馆聊天,惠媛不小心弄湿了衣服,贤秀此时在咖啡厅做服务员,便给惠媛拿来纸巾。看来,缘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无论怎样,百转千折总能相遇。恩珠给车柱赫打电话,让哥哥过来与常植见面,车柱赫在上一个时空中,早就知道妹妹和常植最后会结婚,于是,他也见怪不怪了。徐友珍陪车柱赫买了一件衬衫,车柱赫拿着衣服回到家里,不由得想起了徐友珍的好。支行长想为车柱赫介绍相亲对象,但却被车柱赫婉言谢绝了,支行长还想坚持,徐友珍也站出来,声称自己其实喜欢车柱赫。这么一来,支行中的员工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,继而开始兴奋地鼓励徐友珍,车柱赫站在一边,感到脸红发热。女同事们八卦地询问徐友珍,到底喜欢车柱赫哪里,徐友珍夸张地描述着自己对车柱赫的爱恋,令大家纷纷感慨,徐友珍真是入了迷。从此以后,员工们便一直明里暗里地撮合车柱赫和徐友珍,尹钟厚也好奇地去试探好友的想法。车柱赫尽管表面对徐友珍敬而远之,但是那种关怀,总是时刻在细节中流露出来。支行员工们组织聚餐,大家起哄让车柱赫与徐友珍坐在一起,可车柱赫仍然不情不愿,徐友珍有些生气,便起身离开。车柱赫追了出去,徐友珍其实知道,车柱赫是害怕一切又会变得糟糕,才故意远离自己,事到如今,徐友珍有了放弃的念头,她也觉得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。车柱赫听了这番话,感觉心中一紧。徐友珍已经决定,就当做彼此从没有过共处的时光与记忆吧。车柱赫明白了徐友珍的意思,也是直到这一刻,他终于发现,自己是非常非常爱徐友珍,彼此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。车柱赫拥抱住徐友珍,两人希望能够重新开始。

  第15集

  经过命运的沉浮和转折,车柱赫终于认识到,在自己的内心深处,是深爱着徐友珍的,于是,他决定放下一切过往,不懈追求徐友珍。恩珠与常植的婚礼如期举行,两人携手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,在亲朋好友面前郑重宣誓,常植到了动情处,竟然忍不住落下燕来,车柱赫与徐友珍等人坐在台下,为恩珠送上了最美好的祝福。婚礼结束后,车柱赫与徐友珍一起离开,两人回归到恋爱状态,手拉着手,在夜色中漫步,徐友珍不由得感慨道,恩珠和常植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。车柱赫握住徐友珍的手,承诺自己以后会加倍努力,不会再放弃徐友珍。现在,两人只希望好好地谈一谈恋爱,让幸福的时光定格在此刻。第二天,当银行召开会议时,支行长向车柱赫道歉,表示自己不应该没完没了地撮合车柱赫和徐友珍,但无论如何,大家都是出于一片好意。车柱赫有些尴尬,便没有当众宣布自己和徐友珍的恋情。徐母来到支行,她看见车柱赫也在这里工作,感到分外亲切,如今的徐母不再患有痴呆症,还给大家买了饮料,员工们有说有笑,气氛融洽。不过,令车柱赫感到威胁的是,徐友珍竟然遇到了一个多年未见的男性朋友善宇,此人与徐友珍打得火热,而且相貌俊朗,令车柱赫十分吃醋。车柱赫自然不能放过好不容易追到手的爱人,他便约了徐友珍来家里吃饭,这个下午,车柱赫忙着将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,还贴心地买了许多食材,准备大展身手,让徐友珍一饱口福。正当两人吃饭的时候,善宇又给徐友珍打来电话,车柱赫觉得这个情敌很不简单,心中非常不悦,徐友珍连忙赔上笑脸,可车柱赫还是打翻了醋坛子,徐友珍没办法,只好多吃一些车柱赫亲手做的紫菜包饭,以示诚意。车柱赫有些郁闷,便向尹钟厚抱怨,尹钟厚笑着感慨,车柱赫如今真是变得大不一样了。善宇邀请支行员工们一起吃饭,大家纷纷响应,因为善宇本身就是一个网红厨师。在饭桌上,女员工们争先恐后地与善宇合影,男员工们非常无奈,觉得简直是在开粉丝见面会。当然,醋意大发的车柱赫并没有参加,他独自一人去看电影,但却心不在焉,最后,车柱赫还是放心不下徐友珍,匆匆赶到了现场。吃完饭后,车柱赫送徐友珍回家,两人正拥吻告别时,不小心被徐母看见了,徐母便邀请车柱赫来家里坐坐。就这样,车柱赫也算是得到了徐母的认可,从此以后,车柱赫与徐友珍便成双入对,一起上班,一起去游乐园,将过去所有遗憾都弥补回来。

  第16集

  车柱赫与徐友珍一起去坐过山车,在疯狂的玩耍中,车柱赫大声向徐友珍表白并且求婚,这一次,徐友珍终于笑着答应了,车柱赫兴奋不已,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爱,而且是失而复得的爱人。生活一如既往进行,车柱赫夫妻俩还是生了两个孩子,只不过经历了这么多,车柱赫已经懂得体谅照顾妻子,两人一起照看孩子,日子虽然过得忙碌,但却有滋有味。尹钟厚通过努力,已经成为了支行的组长,但是他和车柱赫的友谊从来没有变过,也经常开车柱赫和徐友珍的玩笑。支行长宣布了一个好消息,在支行里,有两个人晋升了,一个是张组长,另一个便是徐友珍,张组长将成为支行的副行长,而徐友珍成为了了现金组的组长,这令大家都很高兴。车柱赫见妻子升了官,也衷心为她高兴,夫妻俩特意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,欢天喜地地庆祝了一番。晚上,支行的所有员工一起聚餐,共同庆祝张组长和徐友珍升职,支行长对大家抱有重望,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互助,一起把支行的业务做得更好。在这次聚会上,员工们互相倾诉着心里话,彼此就像一家人一样。徐友珍喝得醉醺醺,车柱赫便背着妻子回了家,夫妻俩躺在床上,车柱赫爱怜地抚摸着徐友珍的头发,他感到这个妻子和以前一样,又似乎哪里不太一样,但值得肯定的是,车柱赫现在非常珍惜爱护徐友珍。车柱赫帮助岳母干活儿,两人说说笑笑,倒是像亲母子一般。尹钟厚如今也结婚了,而且还当了父亲,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成熟,总是和妻子闹矛盾,车柱赫便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,教导尹钟厚要学会体谅妻子的不容易,当一个好丈夫、好爸爸。车柱赫与好朋友们聚餐,在聚会上又见到了惠媛,他看着风采靓丽的惠媛,并不后悔自己错过了她,而是真心祝福惠媛越来越好。而惠媛命中注定的缘分还是贤秀,他们注定再次相遇,展开一段恋情。从此以后,徐友珍每天意气风发地工作,耐心地对待每一个客户,得到了大家的好评。而车柱赫也在不断努力,去参加各种资质考试,夫妻俩齐头并进,互相激励。好消息接踵而来,车柱赫也被提拔为贷款组组长,这令车柱赫和徐友珍都欣喜若狂。就这样,夫妻两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他们在“新生”的婚姻中,也找到了幸福的真谛,决定牵着对方的手,一直走下去,直到白头。

  转载请注明 来源:澳门威尼斯人开户网 http://www.twoudino.com
    顶一个(1) 踩一下(0)喜欢就支持一下哦!
    • 新西游记5
    • 1. 新西游记5 181007丧礼开场运动会收尾的第五季is back!友谊与信任的坍塌,鬼性与可爱的沦丧,cosplay玩到底的与鬼神同行盛大起航!...
    • 超人回来了
    • 2. 超人回来了 181007KBS打造的一档亲子节目,节目讲述在没有爸爸或是妈妈陪同的情况下,大人与孩子在48小时内发生的有趣的事情。...